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如何化解運營困境網絡即服務成轉型趨勢

2019年05月02日 栏目:育儿

摘要:目前,國內運營商的傳統電信絡普遍面臨四大挑戰,包括絡規模、流量模式、設備替換、絡智能化等。电信运营业的发展态势正不断恶化,当下互联

摘要:目前,國內運營商的傳統電信絡普遍面臨四大挑戰,包括絡規模、流量模式、設備替換、絡智能化等。

电信运营业的发展态势正不断恶化,当下互联OTT运用替代传统通信业务似乎已成定局,令业界头疼不已的剪刀差效应也是有增无减。来自工信部2015年通信运营业的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电信业务总量同比增长27.5%,而电信业务收入同比仅增长了0.8%,也就是说,国内三大运营商的2015年依旧是增量不增收的紧日子。

然而,我们不能将运营商遭受的发展窘境完全归咎于腾讯等互联企业的颠覆性创新,事实上,整个信息社会都在迈向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云计算、物联和互联+等新业态都在尽力拥抱传统行业,在这一特殊的变革期,承担底层络传输和业务承载的电信运营商必然将遇到一系列的竞争和挑战。

如何化解运营窘境,成为三大运营商当下为重要的研究课题。

中国联通络技术研究院首席专家唐雄燕博士表示:业务创新敦促着传统电信络革新,国内3大运营商对此已有共识,未来络的转型目标总体而言可归结为2个方面:能力提升和成本下降。至于运营商何时才能完全实现络转型,就要看业界的决心有多大。

传统电信络遭遇的四大挑战

目前,国内运营商的传统电信络普遍面临四大挑战,包括络规模、流量模式、装备替换、络智能化等。

首先,络连接和流量推动络规模快速增长。就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我国移动互联接入流量同比增长了103%,月户均移动互联接入流量达到389.3M;而另一方面,固定互联使用量也同比增长了20.7%。互联中不断丰富的业务单元和大容量的视频内容都需要运营商的骨干络不断拓路,而智慧城市以及万物互联所倡导的物理运用也在快速推进,有研究机构预测,未来10年全球预计将会有100~200亿个实物通过传感器实现互联。

其次,业务云化和终端虚拟化颠覆络全局流量模型。传统通信络的流量模型主要是络终端节点之间的通信,而互联属于分布式部署,络中的大流量往往依赖于热点,无法预知,这与现有的电信络部署其实不匹配。与此同时,数据中心的云化和业务的虚拟化,也使得络架构中东-西向流量不断增加,这与传统的南-北向流量模型相悖。

再次,专有络和专有设备极大增加络经营压力。由于电信络设备门槛较高,具备电信级设备提供能力的只有少数几家设备商,且所供产品也多为专用设备,无论是系统迭代还是设备替换都要面临大量工作。而运营商仍在遵守提出需求-成为标准-厂家支持-规模部署的创新周期,一项创新从提出到终部署常常需要3~5年的时间,相较于互联领域的日新月异,这类演进速度显然是无力支撑。

,互联+业务创新驱动络智能化转型。如今移动互联已经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大众点评、嘀嘀打车、淘宝、京东等几乎成为每位用户的标配,而花样不断翻新的应用与用户对使用体验的执着追求,都在倒逼基础电信络更加智能化、随需而变。在运营商看来,按需、开放、实时、高效已经成为了络转型的四大关键词。

络即服务成转型趋势

目前,国内运营商已经开始了传统电信络的转型之路,这其中,中国联通在去年9月22日发布了其新一代络架构CUBE-Net 2.0,并约请了20多家合作伙伴共同启动了新一代络合作研发计划。

对于运营商而言,过去的电信络是资源,是承载上层业务的基础管道,而转型后的电信络将具有更多功能和服务,除了更快的络速率,还将实现络对上层业务的精细化运营和管理,也就是络即服务(NaaS)。

在中国联通CUBE-Net 2.0架构中,对络即服务从4个方面解读:泛在超宽带、弹性软络、云管端协同、能力大开放。这其中,SDN/NFV为络转型提供了重要手段SDN倡导的转发与控制分离,为全新的络架构提供了有效途径;而NFV带来的全新设备形态,也让封闭的电信络有机会实现开放。

目前,SDN/NFV技术在电信行业已度过了概念导入期,并在电信络的各层面尝试落地实践,比如核心、传送SDN化以及城域边缘设备NFV化等。

在唐雄燕看来,全新的络架构将带来全新的业务运营模式,过去,运营商搭建络都是由设备厂商提供装备并集成服务,业务平台与设备之间存在强耦合的关系,很多业务功能都是预先被定义好的,所提供的服务十分有限,即便通过后期开放和升级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而在全新架构中,络服务平台分为管理、业务、控制和络功能等几大逻辑实体,在地域上形成基地、区域和边沿三层物理架构,络基因得以重构,通用化、标准化和集中化将是新络的主旋律。

城域NFV成为先头部队

在这场艰苦的传统电信络转型中,城域有望成为先头部队,原因在于近年来运营商不断在业务上加码,用户侧也越发看重使用体验,作为承载业务平台和担负用户体验的络重地城域的重要性自然不容小觑。

一位地方运营商技术人士告诉:城域上联应用、下联用户,但由于传统的流量模型不断受到云计算、虚拟化等技术的影响,传统的城域设备的紧耦合方式已无法抵挡,更重要的是,市场需要运营商不断推陈出新、提速降费,由于每一次的带宽升级和新业务上马,都需要支付昂贵的设备替换费用,不但提高了络成本,而且也为后期集中化的络运维埋下了隐患。

以上受访者提到的城域困境并非个别现象,而是国内三家运营商传统城域普遍遭遇的困难。而一些较为进步的地方运营商已经在采取行动将BRAS设备虚拟化,不再采用传统一体化的专用设备,也就是说,将转发和控制分离,将转发设备集中在一起,将控制功能虚拟化,运行于x86服务器上。

不仅如此,随着联通等全光行动的逐渐深入,很多地市的城域都面临机房退出的工作,一些地方运营商认为,可以将传统的通信机房改造为数据机房,改造后的数据机房可以将业务和控制功能云化,剩下的计算资源也将用于内容下沉,将部份热点内容下沉到距离用户更近的城域机房中,以此更好地确保用户对于业务应用的体验。

不过在唐雄燕博博士看来,城域的NFV化仅仅是个开始,未来面向下一代的城域构想将更加大胆。未来电信运营商的络将逐渐转为双中心,以用户为中心、以数据中心为中心,未来城域核心可能会消失,络将更好地适配于用户和业务之间,所有的控制功能将虚拟化,体现在边沿控制层。

vBRAS将是城域NFV首发之一

中国电信方面也出现出类似的发展趋势,面对业务和络需求的不断增长,络运营需要对单一用户进行精细化管理,甚至对每一种业务都能具备分类、区别服务的能力,因为中国电信方面对于未来城域络的构想是:络结构扁平化,实现城域骨干的大容量、少节点、广覆盖,减少级联级数。

按照上述络设想出发,未来的城域络势必要具备集中控制、简单灵活的特别,而如果依旧延续传统的专有设备的城域格局,明显无法满足要求。

以城域中的核心设备BRAS为例,其作为软硬件一体化电信专有装备的电信代表,长久以来一直采取控制与转发紧耦合的方式。在早期运营商宽带业务较为简单和单一的时期,BRAS尚可全力支撑,但随着近些年运营商城域络的业务和功能不断丰富,一体化BRAS设备的弊端就浮出水面。

首先,设备资源难以复用及共享。其次,设备能力提升与硬件强相关,升级困难。再次,装备配置与设备底层OS强相干,基本采用CLI方式,配置效力低。,装备实现融合业务难度大,硬软件需同时升级。

vBRAS的出现适时地解决了以上难题,作为NFV技术在城域的应用,vBRAS必然会成为首发阵容之一,这是由NFV技术本身和BRAS设备自身的特点决定的。

NFV技术强在控制计算能力,而BRAS的主要功能就是接入控制,二者刚好完美契合。BRAS设备作为用户宽带络的出口设备,每种新业务的都会对其提出新的功能需求,NFV技术可满足BRAS快速业务创新需求,而不依赖于硬件装备,新业务功能的提供仅需要进行软件升级。

海外运营商转型已有先例

络架构革新在全球已成为趋势,海外运营商对此已有先例。诸如ATT、Verizon等已经开始对下一代络架构的探索和实践。

其中较为知名的就是美国运营商ATT于2013年启动的Domain2.0项目。在ATT看来,是时候让公司由硬及软进行转型,而这一转型的成功与否也将直接影响企业未来的生存和命运。

ATT技术与运营高级执行副总裁John Donovan在近的ATT开发者峰会上表示,ATT计划提升现有开源软件所占比例从5%提升到50%,这对ATT而言充满挑战性。

如何理解Domain2.0项目,从技术角度来看,该项目就是通过SDN/NFV技术将络基础设施从以硬件为中心向以软件为中心转变,终究实现基于云架构的开放络。这似乎与中国联通去年发布的CUBE-Net 2.0有异曲同工之妙。

目前,ATT已成立了新络架构部门,有超过2000名工程师和科学家参与到了此次新络设计工作中。ATT的目标很明确,成为一家软件企业,其核心将是云、SDN、NFV与开源。而且ATT还希望,到2020年,旗下的络设施能够有75%是基于SDN和NFV构建的。为此,ATT已开展了将近13万员工的SDN/NFV及软件培训,并且还在不断大量地招聘软件工程师。

在经过了几年大刀阔斧的络改革之后,2014年9月,ATT终于推出了令业界期待的试点业务Network on Demand,这是一项按需提供络服务的创新型业务,目前其服务范围已扩展到全美的100座城市。

Network on Demand具备3项较明显的络特性,它们分别是自助服务、虚拟连接、快速部署。在自助服务功能中,用户可以登录自助portal,增加和修改业务;在虚拟连接功能中,用户可以在portal上自行建立和修改虚拟连接,而相应的实体连接也会随着用户的变更而自助式相应发生变化;在快速部署功能中,在保证光纤资源已经到位的条件下,ATT将业务开通时间缩短为80秒,这1速度对传统的电信络而言,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目前,ATT的Domain2.0仍然继续,未来能否成功转型为一家软件公司,业界十分期待,但对于ATT所遇到的挑战而言,技术性问题并非是难解的。

业界专家云晴告知,众所周知,电信运营商对络的管理都是分层的,各层级的角色各司其职。而SDN络将实现集中、跨层、跨域的控制,这与现有的络分层、分域的管理模式截然相反。这类全新的络架构将会对运营商的组织结构、运营模式、体制机制等提出巨大的挑战。

也就是说,除解决技术问题,运营商更需要在组织机构和运营管理模式上做出重大调剂,以适应全新的横向分层的新络架构,而这1巨大变动无论对ATT还是国内三大运营商都一样适用。

山西筹资800万保护唐代寺庙大悲院
商务部今年全国网购将达1.8万亿元
汽车维修陷阱多防被宰牢记三部曲